捷报比分,捷报手机比分直播

捷报比分-捷报手机比分直播
直播室当剧场粉丝翻倍涨 主角儿变主播 “云”有新天地
来源:捷报手机比分直播 责任编辑:王琳      发布日期:2020-04-27   
    来源标题:直播室当剧场粉丝翻倍涨 主角儿变主播 “云”有新天地
    疫情期间虽然不能演出,但演出行业从业者意外开启了一段“云上的日子”,许多昔日台上的主角儿如今变身网络平台的主播,有了意想不到的收获。
    相声直播:演出变成“小综艺”
    1月12日,大逗相声俱乐部封箱演出结束后,“班主”李寅飞发了一条朋友圈:“各位,开箱见!”原定的开箱演出是正月十五,但谁也没想到这次封箱竟会如此漫长,开箱变得遥遥无期。
    不能在剧场“开箱”,那就在网上“开箱”。这段时间“大逗”的成员都在各自账号上直播,集体亮相的直播也有十余场。前期因为人群不能聚集,大家就在家里录制,用连线形式来演出。随着疫情形势向好,各成员前两天终于聚在公司直播。公司场地不大,但他们细心地区分了主持区和表演区,主持串场结束后,镜头就被手动切到表演区。
    与一般的主播不同,“大逗”的演员直播不要礼物,“我们直播不是为礼物来的,只是希望在这个特殊时期,以这种形式向大众输出大逗相声的风格。”李寅飞说,他们更关注的是观众对这种表演形式的反馈。
    为增强观众黏性,线上直播更像是小型综艺。一般来说,相声演出主持人只需要进行简单的报幕,而这次直播是由“班主”李寅飞和演员李丁共同担任主持人,他俩不只报幕,还会围绕着演出主题“给相声插上知识的翅膀”展开访谈。风趣幽默的主持不仅串联起每个节目,本身也颇具可看性。
    对于习惯了在台上演出的相声演员,直播很有挑战性。相声演员的表演常要依靠现场观众的反馈,没有观众可能出现节奏不稳、越说越快的问题,演员只能凭经验来控制。与观众互动也需调整,“在剧场里和观众面对面的演出,演员的语气和细微肢体动作都能调动观众,现在隔着屏幕,我们就会借鉴其他艺术形式,多设计一些互动来调动观众的热情。”李丁说。
    这次直播他们提前一周开始准备,在细节上也非常注意。表演时要注意动作幅度不能过大,屏幕宽度比较窄,演员动作稍微大一点就会出屏。他们还把直播独有的演员出屏或争夺屏幕设计成特别的“包袱”。李丁说,网络直播以往给大家随便、简单的印象,而他们希望能够通过自己的努力去扭转这种固有的认识。
    剧场里最多不过一两千人,而线上直播观看人次很容易就上万了,许多外地粉丝也能同步看到“大逗”的演出。李寅飞说,即使疫情结束后,“大逗”也会继续直播这种形式。
    昆剧直播:向“神曲”借力
    3月8日,为致敬在疫情期间挺身而出的女同胞,上海昆剧团精心策划了一场名为“艺起前行·云上昆聚”的特别直播,在抖音平台播出。
    直播中,他们选取了昆曲文化中女性的妆容、服饰、姿态、表演等内容,通过昆曲经典《牡丹亭》《扈家庄》等剧目的片段展现,让当代女性了解古典女性之美,让不同时代的戏里戏外的女性产生了一次交流。
    如何让一次直播既凸显国有院团的文化担当,又能吸引网络平台上的粉丝关注,上昆展开了认真的研究。针对抖音平台超9成用户为年轻受众,他们大胆启用一批上昆年轻人承担直播工作。直播前,以青年戏剧导演俞鳗文为首的主创团队,从内容、运营、技术等多方面着手精心策划。直播中,他们将昆曲元素与时尚元素相结合,鼓师奏响抖音神曲“火红的萨日朗”到昆曲曲牌的变奏,演员戴着髯口、扎着靠,配合“神曲”的节奏,场面十分“欢脱”,而剧团新晋“网红”阚鑫则领衔展示了昆曲四大行当的技艺。
    既要向“神曲”借力,又要保持昆曲的腔调;特殊时期参与人员要少,内容又要精彩……这些对初涉直播的上昆团队都是不小的挑战。上昆副团长冯元君表示,他们所能做的就是把基础做扎实了,事先进行彩排走流程,镜头怎么切都要反复试验,把问题都消灭在直播前。
    冯元君说,上昆早就注册了抖音账号,但之前只有几百个粉丝,经过疫情期间的几次直播,粉丝数翻了六倍,超强“圈粉力”让他们决定今后更为重视网络直播。
    评剧直播:有说有唱涨知识
    中国评剧院著名花脸演员孙路阳评剧唱得好,说得也不错。这段时间他变身为网络平台上的戏曲主播,向戏迷传播戏曲知识,讲授梨园掌故。
    孙路阳的主播之路同样开始于疫情期间。2月,作为首都文艺志愿者的他先是为武汉方舱医院的医护工作者在每周二和周四直播。后来,不光医护工作者,还有许多普通粉丝进入直播间,热度越来越高。直播有说有唱,孙路阳会跟大家聊许多评剧和戏曲知识,比如评剧各种流派的形成。他说,平时演出只能通过表演和观众交流,现在总算有时间跟大家多说说戏曲知识了。
    对待直播,孙路阳一直很认真。直播时,儿子在一边给他调音,妻子则到另一个房间去听效果提意见。直播原本在下午三四点进行,随着大家逐渐复工,白天没时间看直播,他也调整到晚上八九点直播。为了不干扰邻居的休息,他前一个小时的直播中会带着唱,后一个小时就以说为主。
    孙路阳有自己的抖音账号,但之前只发过一个儿子的短视频,基本没有粉丝。疫情期间,他先是借用了妻子一万多粉丝的账号“蹭流量”,最近转移到自己的账号,很快就积累起几千粉丝。最让孙路阳高兴的是,评剧的戏迷多为老年人,但在抖音平台,他吸引到不少年轻粉丝。
    与直播平台拥有千万粉丝的网红、大V相比,直播观看人次破万的“大逗”,粉丝数不过几千人的上昆和孙路阳只能算小阵仗,但作为传统艺术在一个全新领域的探索,他们将来都愿意在这一方天地投入更多精力,不必成为网红、大V,更重要的是为自己所钟爱的艺术添一把火。
    来源:捷报手机比分直播 责任编辑:纪敬(QC0003)作者:牛春梅
    源自:北京日报
版权所有 © 捷报比分 Allright Reserved 2013
地址:中国河北省石家庄市西大街142号 邮政编码:050011 电话:0311-86050100
备案序号:冀ICP备13017863号-1